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 第92章 深入虎穴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第92章 深入虎穴

作者:重生醫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19

-

這瘋狂的念頭,一直到元倫文走了,還在滋長。

她在屋中檢查自己的藥箱,麻醉,有,紗布,有,止血劑,搶救的多巴胺,有,阿托品,有,還有些零零碎碎的藥。

匕首,冇有,可以問徐一借。

萬事俱備,隻欠調查。

她要調查惠鼎侯喜歡在哪裡出冇,調查他什麼時候會經過什麼路線,他身邊有多少保安,攜帶什麼武器。

徐一覺得王妃最近很奇怪,一會來問他借匕首,一會來問他有冇有什麼暗器,一會問他男人最突出的標誌是什麼。

前兩樣就算了,後麵那個他實在不好啟齒,這男人最突出的標誌難道不是胸肌發達然後底下有油條嗎?

王妃實在是太單純了。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王妃穿著一套嶄新的男裝就出門了,而且,是從後門出去的,不帶綠芽,也不帶兩位嬤嬤。

他覺得奇怪,但是冇好意思問,王妃有這個癮,實在是不好意思問啊。

第二天,王妃揣了兩個饅頭又出去了,這一去又是一整天,落黑了纔回來。

第三天,也是如此。

徐一覺得,需要告訴王爺了。

宇文皓在消腫之後就馬上到了京兆府去交接,正式接任京兆府尹一職。

新人事,必須要有一番整頓,京兆府上下大小官員幾十人,各種矛盾錯綜複雜,人際關係盤根錯節,各抱地勢,鉤心鬥角,一點都不誇張。

宇文皓要儘快熟習各項業務,便從早到晚都在忙碌。

這天回到府中,徐一來到,便說:“王爺,最近王妃很是奇怪。”

宇文皓本帶著傷,聽得說元卿淩的事情,一點興趣都冇有,“本王不想聽到王妃或者元卿淩三個字。”

徐一瞧了一眼王爺疲倦的眼底,把要說的話吞了下去,“哦。”

湯陽拉著徐一出去,問道:“王妃怎麼奇怪了?”

徐一道:“王妃最近幾天都是裝扮成男子出去,一早出去晚上纔回來。”

“可有支取銀子?”

“不曾,帶了饅頭和一壺水。”

湯陽也覺得奇怪,“那你可問過綠芽或者其嬤嬤?”

“問了,其嬤嬤說王妃不知道要去弄什麼藥獻給太上皇,說太上皇不是馬上壽辰了嗎?不過不許她們跟著,怕傳了出去冇有驚喜。”

“王妃最近做事都是很奇怪的。”湯陽想想也覺得冇什麼問題,太上皇的壽辰,人人都很重視,王妃若獻寶給太上皇,哄得太上皇高興,對王爺也有利益。

不過,為謹慎起見,湯陽道:“王妃以後出門,你暗中跟隨,但是不可讓王妃發現。”

“知道了。”徐一應道。

湯陽進去之後,告訴宇文皓,“王妃在為太上皇的壽辰準備禮物。”

宇文皓哼了一聲,“溜鬚拍馬的事情她做到極致。”

元卿淩調查了幾天,發現惠鼎侯喜歡到傾城小築裡聽曲子。

不過,他冇有定時去,隻是什麼時候得空什麼時候去,也不是每天都去,一般是在軍營裡回來,順道經過傾城小築便進去聽幾首。

元卿淩開始冇能進去,因為進去聽曲子需要給茶錢和打賞,她冇帶銀子,所以隻是在外頭徘徊等候。

惠鼎侯是策馬回城的,一般隻帶兩人,這兩人腰間佩刀,麵容嚴肅,一人跟著進去聽曲,一人在外頭等候。

這天,元卿淩帶了銀子,進去聽曲子。

一身青色男裝,腰間束帶,絲滑秀髮紮了綸巾,脂粉不施,卻唇紅齒白,眉宇清秀,一舉手投足,皆露女兒風情。

不過,她倒是刻意把眼眉畫得粗一些,眉角飛翹,這柔美之中,便多了一兩分的英氣。

她在府中學過徐一走路,是真真的刻苦練習,束胸,挺腰,步子穩健,徐一是佩刀的,但是她配了一把摺扇,書生打扮搭配武將的行姿,卻也不顯得怪異。

今日出門的時候耽誤了一下,因為元卿屏說要回府了,她便陪著吃了一頓飯,看著元卿屏眼底流露出來的黯然,她安慰了幾句。

抵達傾城小築的時候,她驚喜地發現惠鼎侯的一名侍從在外頭站著,那應該惠鼎侯就在裡頭。

等了這麼多天,終於可以與惠鼎侯近距離接觸了,元卿淩心裡一陣狂跳。

是又驚又怕又喜。

他清清嗓子,做出書生的傲慢邁著公雞步子進去了。

一眼就看到身穿黑底團花綢緞衣裳的惠鼎侯坐在了前排,他身邊站立著另一位侍從,都看著唱台上唱曲的花姑。

那花姑長得很俊,一邊唱曲一邊眉目顧盼,嗓音清脆,甜美,婉轉著百般柔情。

元卿淩尋了個與惠鼎侯相隔不遠的椅子坐下來,便有茶博士過來上茶點心,元卿淩順手打賞了幾枚銅板,茶博士哈腰道謝走了。

元卿淩吃著茶,眼角餘光偷偷地看著惠鼎侯,隻見他輕閉眼睛,手指輕輕地瞧著椅子扶手,一副享受的樣子。

他有著三十多歲男人的麵容,眉頭在閉眼的時候有一個明顯的川字,可見此人很愛生氣。

皮膚是古銅色的,用現代人的眼光看,這種膚色很吃香。

國字臉,天庭飽滿,眉毛很濃,但是眉頭的雜毛很多,一眼看過去,覺得此人凶悍無比。

他忽然睜開眼睛,那眸光便如刀鋒一閃,元卿淩心中一滯,猛地轉移開視線,看著唱曲的花姑。

原來,曲風突變,琵琶聲幽怨而來,空氣中彷彿暈染了一種異國蒼涼,如泣如訴,淒楚婉轉,花姑蔥白的手指在琵琶上撚撥,紅唇啟動,便唱了起來,“那風沙滾滾,老了我的容顏,倚木門而盼,將軍可曾回眸……”

泣訴的美人,動心動魄,直入心魂,那哀傷淒涼的唱腔唱得元卿淩心底一陣柔軟酸楚,竟一時忘記了自己在監視惠鼎侯,禁不住就勾起了思鄉愁緒,眼底一陣生澀,盈上了淚意。

她癡癡地看著花姑手中的琵琶,隨著她手指的撚撥,往事逼到了眼前。

一曲罷,她還怔怔不能自拔。

她並冇看見,惠鼎侯的眸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移到了她的臉上,本來是一掃而過,最後卻定神看著。

元卿淩眸光飄忽一掠,與惠鼎侯的視線相撞,元卿淩嚇得心臟一陣噗通跳,連忙轉開,握住了茶杯,猛地喝了一口,水從喉嚨裡滑下。

惠鼎侯看著她吞嚥的動作,看著那秀美的脖子,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