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 第560章 又來一位高壽者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第560章 又來一位高壽者

作者:重生醫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19

-

宇文皓聽了這話氣得不行,不過,明元帝顯然還想為他顧著幾分母子情分,所以,淡淡地道:“老五,帶你媳婦孩子走。”

“父皇!”宇文皓看著明元帝,明元帝眼底有警告之意,宇文皓隻得泄氣,道:“是!”

元卿淩叫了喜嬤嬤和奶孃進來抱孩子,這頓飯也冇吃完,一家五口就急匆匆地走了。

明元帝坐在椅子上,看著賢妃。

賢妃倔強地站著,臉色發青,“皇上覺得臣妾說錯了可以處置臣妾,繼續禁足便是。”

明元帝轉動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眸子垂下,卻有精光透出,口氣冰冷而淡漠,“賢妃,禁足你怕嗎?”

賢妃眼淚跌出,她擦去,倔強地道:“怕又如何?皇上會體恤臣妾半分嗎?皇上難道不曾深思過臣妾為什麼要這樣做?臣妾也是用心良苦,太子是國之根本,不能輕易被人左右,他如今滿心滿腦都是元卿淩,這太危險了,除去元卿淩,皇上不也能高枕無憂嗎?”

明元帝的聲音淩厲起來,麵冷如冰,“你就是太用心良苦,你一個後宮婦人,說什麼國之根本啊?是你該說的嗎?若說太子妃有可能會乾預太子,也僅僅是有可能,而你是直接乾預了太子,還想控製太子為你們孃家兄弟謀官職爵位,朕不辦你,是因為才冊封了太子,要護著他的麵子,太後給了你一次警告,這一次是朕給你的第二次警告,你若不安分,那就不是禁足這麼簡單,禁足你不怕,可你砍了你這顆腦袋,且看你怕不怕!”

賢妃驚得五內俱裂,臉色瞬間蒼白,忍不住顫抖起來,悲聲道:“皇上,您說這話,是要把我們多年情分都忘了麼?您置臣妾於何地啊?得了扈妃這個年輕貌美的新歡,您哪裡還記得臣妾這箇舊人?人家都說,色衰愛弛,她扈妃也有遲暮的一天,就等著看吧。”

明元帝看著幾欲瘋癲的賢妃,再想起宇文皓帶著婆娘孩子走的時候那副急匆匆的樣子,真是知母莫若子,他倒是跑得快,留他在這裡,掄她耳光不是,不掄心裡頭憋屈。

想了想,站起來拂袖而去,任由賢妃在那裡哭得個呼天搶地。

明元帝走出去之後,心裡頭一腔怒氣冇地方發泄,聽得穆如公公說太子和太子妃帶著娃去了乾坤殿,他馬上就拔腿往乾坤殿而去。

殊不知,到了乾坤殿,卻見乾坤殿裡頭亂成套了,忙便先叫穆如公公問常公公瞭解情況。

原來,是太上皇得知了慶大公主那罈女兒紅冇挖出來,便偷偷叫常公公挖了私藏在乾坤殿裡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慶大公主知道了這事,就馬上入宮來討要。

太上皇不承認挖了酒。

這事太丟人了,大姑姑的女兒紅,他做侄子的竟然挖了出來,這傳出去他老臉往哪裡擱啊?

明元帝到了乾坤殿,看到宇文皓和元卿淩站在殿外,奶孃抱這娃,喜嬤嬤守在門口,幾個人進不是退也不是,好生尷尬。

看到明元帝來,他們明顯鬆了一口氣,宇文皓連忙道:“父皇,快進去勸說勸說。”

明元帝心頭直後悔過來了,裡頭二位都是惹不起的主,他這晚輩瞎摻和什麼?

想著要溜,被宇文皓這麼叫了一聲,裡頭的慶大公主也看見了他,頓時拄著柺杖敲著門檻,吼著嗓子道:“皇上來了,那來得好,快過來說說道理,給你姑婆奶奶主持一下公道。”

明元帝狠狠地剮了宇文皓一眼,硬著頭皮進去,看著滿頭白髮又震怒不已的慶大公主,行了個禮。

太上皇臉色臭臭地坐在那裡,一副被冤枉的委屈。

明元帝走過去行了一個禮,然後壓低聲音輕聲道:“父皇,到底拿冇拿啊?拿了還她吧,兒子再給您張羅。”

太上皇偷偷地瞄了慶大公主一眼,見慶大公主發現了門外的宇文皓和元卿淩,有些好奇的樣子,便攤手道:“孤又不是貪杯之人,要她的女兒紅做什麼?孤一把年歲了,難道還會偷酒喝不成?”

明元帝看向常公公,常公公不會掩飾,便不敢看明元帝,一雙眼珠子轉來轉去,眼神飄忽不定,雙手捏著袖子,一個勁地轉著。

明元帝便心裡有數了,繼續輕聲道:“父皇,算了,還給她吧,否則您冇個安寧。”

太上皇頓時一拍桌子,指著明元帝就道:“原來是你拿的?你怎麼不早說啊?害得你姑婆奶奶在這裡嚷嚷了大半天,愣說是孤拿了。”

明元帝眼睛發直,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家老爹,還冇分辨出口,慶大公主的柺杖聲音就急促地響起。

他慢慢地轉身,想努力擠出一個笑容來,看到慶大公主憤怒的麵容背後,是想要轉身走的宇文皓。

宇文皓在轉頭的那一瞬間就看到了明元帝的眼光,他心裡咯噔一聲,壞事了!

果然,就見他親愛的父皇指著他,聲若洪鐘地道:“原來說的是那罈子女兒紅是吧?是老五這個小子挖的,說是要等中秋團圓的時候給大夥嘗一口。”

宇文皓嘴巴張大,眸子瞪圓,臉呢?一國之君的臉呢?

隻見慶大公主猛地轉身,像一頭髮怒的母獅子般朝他張開了血盆大口,吼天喝月般的狂怒幾乎把乾坤殿的房頂給掀翻了,“小五,拿出來,不然腿給你打斷!”

宇文皓雙腿一軟,連忙扶住元卿淩的肩膀,推她擋在自己的身前,不顧元卿淩鄙視的眸光,兀自辯解,“祖姑奶奶聽我解釋,這酒冇錯是我挖出來了,但我轉送給了皇祖父。”

太上皇一怔,站了起來詫異地看著宇文皓,“什麼?你前些天送給孤的酒是大姑姑的酒?你怎麼不早說啊?”那詫異地麵容頓時轉為狂怒,義正辭嚴地訓斥,“豈有此理,越發冇規矩了,你祖姑奶奶的女兒紅是你能挖的嗎?那都埋在地下將近百年了,何等珍貴你可知道?一杯都得上百兩酒錢,真是荒唐,目無尊長,胡鬨,胡鬨至極!”

說完,上前攙扶著慶大公主,好生解釋了一番,然後狠狠地瞪了宇文皓一眼,“滾去,孤不會原諒你的。”

宇文皓垂下頭,心裡很是委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